您好,欢迎来到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新闻搜索  
 
最新文章  
1  李启能:激战于湖南战场的黄埔勇
2  三位共和国元帅的信仰选择
3  致敬!浙大84岁教授站立三小时
4  勿忘国耻,从民族情感的共振中凝
5  “南京大屠杀”抗战时已是中外公
6  革命歌谣:大别山上红军路
7  红岩精神:集革命文化抗战文化统
8  游击战争“十六字诀”的形成与发
9  习近平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10  南京大屠杀80周年祭
主题排行  
 李崎:努力探索红色社团发展之路 134842次
 毛泽东:面对困难要敢斗敢胜 117492次
 三首《咏梅》 三种境 88534次
 湖南桃源挖掘党史资源打造红色文 85620次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83118次
 党的哪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国外召 79639次
 读新版《马·恩·列画传》 78449次
 党史知识大讲堂第三讲:抗日战争 71589次
 郑义:红色组织力 63174次
 绿色湖南建设纲要 52994次
红色印象
回望那条无名河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hnzr 发布时间:2017-10-16 阅读:142次 【字体: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记不清那是哪一年了,反正那段日子只要我一醒来,就赶紧往山上跑。山上寸草不生,光秃秃的,自然没有什么景色。来到这里,我唯一的目的,是要远眺那条从东南方褐色丘陵间迤逦流出的小河,看它轻轻松松、淡淡然然地逶迤而来,直到流进我心里。

河水不宽,窄处五六米,宽处十来米。从山上望去,就是一条细细的带子。我之所以要起个大早来看这弯细水,其中肯定有它的妙处。朝阳如同一只硕大的红蘑菇,缓缓地从远方的群岭后钻出来,空气里仿佛流动着颜料,给大地刷上深浅不等的暖色。而小河则承泽最深,刹那间竟变成了一练舞动的红绸,轻盈空灵又潇潇洒洒,抚入我胸中的,是一片灿烂和感动。

这条河没有名字,被人们称之为无名河。无名河畔,坐落着一家大型矿山,矿山也没有用汉字命名,用的是阿拉伯数字的代号:712矿。这是一个铀矿,矿址就在衡东县大浦镇附近的一片深褐色的丘陵中。上世纪50年代,国家开始搞原子弹,北京一声号令,这个偏僻的地方很快就聚集起数万人马。因为是军工企业,国家从四面八方选调的这些干部职工个个根红苗正,甚至连祖上的历史也要清清白白。书记和矿长们,不是老红军就是老八路,南下干部的座次已经排在很靠后了。所以,这个号称十里的矿区,就像一个巨大的气场,时刻充盈着一股子浩然之气,人人走路昂首挺胸,脚步把地面踏得咚咚作响。有一位四野炮兵团长出身的副矿长,只要开口说话,手便挥到空中,将空气扇得发出嘶鸣声。也难怪,当时附近各县的书记县长们出门有个自行车就已经很威风了,而矿里的书记矿长坐骑是“嘎斯69”,油门一踩,追云赶月,一腔豪气,直上九霄。

话是这么说,其实矿里的工作条件是极其艰苦的。劈山开路,掘进采矿,除了少数在地面上搞辅助工种的人员外,大部分年轻力壮的工人都工作在地层深处的巷道里。那里没有阳光,没有绿树,更没有春风拂面和小桥流水。他们用风钻交流,用炮声说话,把一车车矿石从地底下输送出来。这些石头凝结着他们的愿望和梦想,因为矿工们知道,只要原子弹炸了,国家才会更加强大,他们在地下劳作,是为了保卫地面上娇艳盛开的艳丽花朵。

地面上则是我们这些矿山子弟的乐园。大人们正夜以继日地忙着他们的大事,没有谁来管孩子们的学习和作业。矿里没有什么娱乐场所,我们把所有的娱乐都放飞到野外,我们的舞台在山坡,在池塘,在田野。一群小伙伴们蓬头污面,尽情地玩游戏,捉迷藏,采鲜花,打麻雀,摸泥鳅,钓青蛙,捕蝴蝶,粘蜻蜓,让由衷的惬意浸透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当然,我们的圣地还是在无名河。这是一条很聪明的河流,它知道与它厮守的孩童们眼界还不够辽远,因而以玲珑的身躯与这些少儿们相依为伴。水流是异常的清澈,河底的细沙和鹅卵石一目了然。石头的缝隙里蜷缩着不少小螃蟹,被投下的石子一惊,张牙舞爪地四处逃窜,水面上顿时留下细碎如银的波纹。水里招摇的水草或碧绿、或深紫、或殷红,舒展的叶蔓随波起舞,幻化出一个个精美绝伦的图案。这里的小鱼应该是世上独有的,长不盈寸,通体透明,身上长着红蓝相间的条纹,穿梭在水中,把阳光投下的亮色搅动得一片迷离。不远处,有农人张开用竹竿撑起的渔网,缓缓放进河里,即刻又慢慢拉起,就那样一次次机械重复一个动作,不知是在捞鱼还是捕捞遗失的梦境。对岸的牛群悠闲地啃噬着青草,牛背上的牧童一声竹笛,将几只斑鸠扑啦啦地惊起,箭一般向远方刺去。我的一个同伴用竹篮带来了几十只毛茸茸的小鸭子,倾入河中,水面上如同顷刻间盛开出一片金灿灿的雏菊……

这就是无名河,美丽得令一群少年痴迷陶醉。我们把许多宝贵的光阴都掷入这溪碧水,在那里摸螺蛳,捕鱼虾,打水仗。乐至极处,便一个个脱掉衣裤,赤条条跳进河里,腿蹬手刨,一河水被搅得咚咚作响,白浪四溅。累了,便爬到岸边,横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让明亮的阳光抚摸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还有人用纸叠成小船,捏一个泥人坐在船仓,郑重其事地放入水中,看它随波逐流,渐渐远去。谁也不知道船儿会走向何方以及小泥人最后的归宿,随着小船的飘逝,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竟然变得神神秘秘。

直到很久以后,我以及同伴们才真正看到了奔腾的大江大河,那宽阔的江面和席卷的浪花直看得我们瞪目结舌。回望无名河和无名河畔那座矿山,心中总要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怅然。我们的父辈把心智和精力都奉献给那一条条巷道和一车车矿石,而他们的儿女则被托付给了山郊野外的一道无名溪水,与当代的城市文明和文化进步悄然脱节。那些当年在无名河畔纵情嬉戏的儿童少年,如今多已霜染两鬓,饱尝下岗、失业的苦果。往事浑然如梦,我不知多少次从梦中惊醒,默默地拂去布满两腮的眼泪。然而,我对那条河水没有丝毫埋怨,在那里,“我是观赏一切美丽景色的皇帝,我的权利是绝对的。”不管过去了多少年,至少我的胸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脉流水,是它的浇灌,使我的心灵之花不至于过早地凋零、枯萎。

无名河,就是这样走进了我的灵魂,年年岁岁。

 

 

 

 

 

 

 

 

 

 

 


 
 

首页   |   机构概况   |   特别关注  |  红色湖南   |   红色论坛   |   红色培训   |   红色团体   |   红色传承   |   红色公益  |   联系我们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电话: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湖南省 . 长沙市 . 韶山路1号- 省委大院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4012842号
技术支持:多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