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新闻搜索  
 
最新文章  
1  巾帼英雄向警予:为我女界啊,大
2  毛泽东访苏的行程为什么一拖再拖
3  “十大将军省”与“十大将军县”
4  中国红瓷 传承红色文
5  毛泽东的第一位警卫员——杨梅生
6  新中国成立初期打破封锁的过程和
7  从听汇报看毛泽东的为政风范
8  《社会主义好》
9  从新化走出去的华夏名将陈正湘
10  红军中的妇女独立团
主题排行  
 李崎:努力探索红色社团发展之路 135544次
 毛泽东:面对困难要敢斗敢胜 118167次
 三首《咏梅》 三种境 89737次
 湖南桃源挖掘党史资源打造红色文 86307次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83688次
 党的哪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国外召 80269次
 读新版《马·恩·列画传》 79048次
 党史知识大讲堂第三讲:抗日战争 72396次
 郑义:红色组织力 63854次
 绿色湖南建设纲要 53637次
红色名人
张经武中将与西藏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hnzr 发布时间:2019-6-20 阅读:71次 【字体:

张经武,共和国的开国中将。又名张仁山,1906年7月(一说10月)出生于湖南酃县(今炎陵县) 沔渡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瑞金红军学校政治营营长,军委军事教导团团长,广昌基地司令员,中央军委五局副局长,会昌教导团团长,军委直辖教导师师长,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参谋长,陕甘支队第三纵队参谋长,军委二科科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员,陕甘宁留守兵团副司令员,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军区参谋长,中共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副参谋长、参谋长,西北军区参谋长,西安市警备司令部司令员。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他由西南军区副参谋长调任中央军委人民武装部部长兼军委办公厅主任。

成功说服达赖,解放军胜利进驻拉萨

全国解放以后,张经武征尘未洗,遵照毛泽东、周恩来的指示,不远千里奔赴西藏边疆,肩负起和平解放西藏的重任。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持节西藏竟然成为他军旅生涯最辉煌的篇章。

1951年4月,在党中央和平解放西藏的号召下,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全权代表的代表团来到北京,同以李维汉为首席全权代表、张经武为全权代表之一的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团进行谈判,5月23日签订了共17条内容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由于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勾结帝国主义,在协议签订之前已挟持达赖逃到边境亚东,企图以达赖出国来破坏西藏和平解放。协议能否执行,西藏能否和平解放,还存在着严重斗争。在这关键时刻,党中央任命张经武为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全权代表,立即绕道香港、印度,到亚东劝说达赖返回拉萨。任务紧迫,事关重大,周恩来在紫光阁亲自向他交代了任务和党对西藏的方针政策。

紧接着,张经武驱车去了丰泽园,毛泽东召见并留他吃了晚饭,从晚饭后一直谈到深夜。毛泽东亲笔书写一封给达赖喇嘛的信,请张经武亲手交给他。出来时,毛泽东又亲自送到门口,亲切地嘱咐他:你到西藏去任务重大,要注意工作方法,认真开展统战工作,尽快说服达赖返回拉萨。

毛、周两位领导人如此郑重交待,张经武既激动又紧张。

张经武回家后急忙准备行装,并对妻子说:“西藏和平解放,关系到祖国大陆的统一,意义十分重大。党把这一光荣任务交给我,是对我的信任和考验。无论有多大困难,我都要克服它,决不辜负党的信任。”妻子听着他的话,为党对他的信任而高兴,又为他单枪匹马到遥远的西藏而惴惴不安:“我和你一块去吧,也好照顾你的生活。”他知道西藏当时情况很复杂,工作会遇到很多困难,就安慰妻子说:“你身体不好,暂时不要去,等打开局面后你再去。”几天后,他就轻装简从,寥寥数人,星夜兼程奔赴西藏去了。

张经武先直奔广州,再经香港去印度。他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坐飞机还是坐轮船:如果坐飞机,他携带的礼品就只能扔下;如果坐轮船,东西倒可以带走,但时间太长,一旦达赖出走后果不堪设想。张经武毅然决定,他携带毛泽东的亲笔信和几名随员乘机先行,礼品随后跟上。

正当西藏上层集团内部对达赖是否出境意见分歧,举棋不定的时候,张经武赶到了亚东。他立即递交了毛泽东写给达赖的亲笔信,转达了毛泽东对达赖派遣代表到北京谈判,签订协议这一爱国态度的赞扬。他住在老乡家里,每天往返几十里路会见达赖,反复宣传协议精神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同时争取西藏上层分子中的爱国力量,鼓励他们走反帝爱国的光明大道。经过半个多月艰苦细致的工作,张经武终于促使达赖返回拉萨,党中央、毛泽东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圆满完成了,为贯彻执行协议迈开了第一步。

早在革命战争年代,张经武那种为革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大无畏精神,就给同志们留下很深的印象。在西藏工作以后,虽然他年过不惑,锐气却不减当年,仍然奋不顾身地为党工作。1951年8月,他在解放军进藏部队先遣支队前一个月到达拉萨。当时,拉萨的亲帝国主义势力相当嚣张,妄图推翻已经签订的17条协议。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他安全没有保障,群众无法接触,困难之大,难以想象。尽管如此,他仍然精力充沛,不顾高原长途跋涉的劳累,一下马鞍就紧张地投入上层统战工作。他每天到贵族僧侣官员家,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协议精神。有一天,他一连去了六家,由于过度疲劳和严重缺氧,在房中突然晕倒,打碎了水瓶茶碗,脸都碰得青了。清醒过来后,他顾不上休息,又立即要警卫员摇动马达给中央发电报,汇报当天的工作情况。1951年10月1日,在拉萨竖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召开了第一次庆祝新中国国庆群众大会,和平解放西藏决策得到了初步实现。

1951年10月,解放军进藏部队主力胜利进驻拉萨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趁解放军供应困难,公开叫嚷“饿肚子比打败仗还难受”,妄图把解放军“困死、饿跑”。这时,张经武旗帜鲜明地提出采取开荒生产、对外贸易、修筑公路等措施,挫败了少数民族分裂分子的阴谋,站住了脚跟。

“一个具有类似于白宫公办厅主任身分的人,掌管着大陆中国的西藏政策”

1952年3月,张经武接替张国华担任中共西藏工委书记,同时是“事实上的西藏军区第一政委”。根据“党指挥枪”的铁则,他成为中共在西藏的代言人,决定党政军一切大计。当年3月31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帝国主义策划下,利用传统宗教活动的机会,召开了“人民会议”,派出所谓“人民代表”向中共西藏工委请愿。4月1日晚,他们公然纠集部分藏军、喇嘛、流氓千余人包围了党政机关和张经武的住所,周围房顶上架满了机枪。他们疯狂地叫嚷:“解放军撤出西藏”、“西藏的制度不能改变”,妄图煽动社会骚乱,反对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实行。在这危急的时刻,张经武身边只有一个警卫班,他却镇定自若,从容不迫。一面通过电话和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政委谭冠三研究部署了部队,以防突发事变;一面他牢记毛泽东的嘱咐“统战上层,爱国一家”,请来西藏地方政府的全部噶伦,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进行争取教育工作,严正指出这次骚乱是分裂祖国的阴谋,背后有人策划,西藏地方政府必须立即制止。他特别强调,我们坚决按照和平协议的原则办事,力争通过和平方式消弭骚乱,万一有人执迷不悟,硬要扩大事态,我们将被迫坚决自卫,其后果将由肇事者自负。最终,他戳穿了伪“人民会议”的阴谋,争取教育了大多数爱国力量。终于,噶伦们承认事态的严重性,阿沛·阿旺晋美等噶伦当场提出:情愿留在张代表住地,一同应付万一,避免事态扩大。随后,张经武和西藏工委领导同志又对上层经过彻夜工作,使那些张牙舞爪的反动分子未敢骚动。以后,他带着一个警卫班去布达拉宫会见达赖。藏军遍布山坡,枪支林立,戒备森严,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他镇定地对战士们说:“我们要坚持和平协议的原则,决不打第一枪。万一反动分子武装挑衅,我们就不得不坚决自卫还击。但打还是为了和平解决问题。今天上去,要准备牺牲。为革命牺牲,是光荣的。”于是,他留下其余战士,只带着翻译和两个警卫员,迎着满山荷枪实弹的藏军登上布达拉宫,会见达赖,并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共产党人临危不惧的大无畏精神,使达赖不得不佩服,遂下令解散了“人民会议”,撤了武装骚动的两个幕后策划者司曹鲁康娃、洛桑扎西的职务。西藏的整个形势由动荡转为安定,为后来开展全藏工作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作为资深的革命家,张经武一贯忠诚地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进藏工作后,他严格执行中央规定的请示报告制度,用他的话说:“西藏地处边远,情况复杂。我们的工作更要谨慎,要让中央充分了解这里的情况,及时取得中央的指示,这是做好西藏工作的重要保证。”他的夫人曾回忆,“他经常工作到深夜,人们都睡了,他还在灯烛下认真给中央写汇报。凡中央的指示,他都仔细记在本子上。他亲手作的笔记就有几十本,里面记载了党中央、毛主席的重要指示,还有他为贯彻执行这些指示所作的大量社会调查和相应的意见、计划。他十分珍爱这些笔记,常常嘱托我为他妥善保存。”

由于张经武深谙党中央、毛泽东对西藏的政策精髓, 1955年7月,他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办公室主任,是国家主席毛泽东的办公室主任,同时在西藏的职务照旧。当时,美国媒体惊呼:

“一个具有类似于白宫公办厅主任身分的人,掌管着大陆中国的西藏政策,可见毛泽东对西藏的重视。”1955年9月,张经武被授予中将军衔,并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各一枚。

作为西藏“第一把手”,张经武是体现“中共对藏政策的风向标”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中心问题是维护执行17条协议,重点是上层统战工作和影响群众工作,张经武、张国华、谭冠三等同志都以主要精力做统战工作。张经武不仅在大小会议上热情宣讲17条协议、党的民族政策、统战政策,而且常常和西藏爱国人士、上层朋友促膝谈心,认真地倾听他们的意见,仔细记下他们反映的情况,帮助他们理解中央的方针、政策。他和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阿沛·阿旺晋美、帕巴拉·格列朗杰等关系十分融洽,感情深厚。为了保卫班禅的安全,他去日喀则部队视察工作时,经常教育“班禅警卫营”的全体干部战士,要尽心尽力做好警卫工作,保证班禅的安全。作为西藏军区第一政委,他对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阿沛·阿旺晋美非常尊重,军区开办公会时,他很注意听取和征求阿沛的意见。

民主改革等问题,是17条协议中规定了的。1956年春,有些汉族干部和少数藏族干部急躁冒进,要实行民主改革,引起了西藏一些上层人物对民主改革的害怕。张经武教育干部要从西藏实际出发,克服急躁情绪,统一了认识并上报党中央,粉碎了反动分子妄图利用中共的对藏政策失误制造民族矛盾,打击爱国进步力量的阴谋。同年9月4日,党中央接受他的建议,公开宣布:因条件不成熟,西藏的民主改革“六年不改”。随后,党中央又宣布:6年过后,是否进行改革,到那时依据实际情况再作决定。

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却不顾党中央的耐心等待和再三教育,竟于1959年3月10日撕毁17条协议,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武装叛乱,并向中共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进攻。当时,张经武和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正在内地开会,接到情况通报后立即电告主持党政军工作的谭冠三:坚定地依靠西藏百万农奴和广大干部,团结广大爱国进步人士,断然下令反击平叛,并极力争取达赖喇嘛回头。举世瞩目的谭冠三给达赖喇嘛写的三封信,既坚持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的原则,又充分体现了我党我军对达赖喇嘛的尊重、爱护和关怀,同时对分裂主义分子的阴谋进行了及时的揭露和斗争。这三封信发表后,在国内外影响很大,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和进步人士的一致好评。

在平定西藏武装叛乱中,根据党中央“边平叛边改革”的指示,张经武带领干部深入农牧区调查研究,主持制定了符合西藏实际的关于农牧区民主改革的具体方针政策——《平叛工作中几个问题的决定(草案)》,从13个方面制定了政策和执行办法,党中央在批复中指出:“这个方案所制定的各项政策,都是正确的。”在平息叛乱的同时,在西藏高原上掀起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民主革命运动,彻底摧毁了封建农奴制度。党中央制定的西藏民主改革政策,十分注意到西藏的特殊性。对爱国的农奴主的土地,实行赎买政策(由国家出钱买农奴主的土地,分给农奴),这是马列主义和西藏实际相结合的又一范例,张经武和其他领导同志一起忠实地执行了这一政策。有的爱国朋友不愿接受赎买金,他再三地、真诚地劝他们收下。这样,既使西藏农奴分得了土地,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又维护了爱国朋友的利益,增强了民族团结。在民主改革期间,他还十分注意深入实际进行调查研究,同其他领导同志一起,集中集体的智慧,研究制定了符合西藏实际情况的方针政策,使西藏民生改革顺利进行,取得了伟大胜利。

党中央指示张经武,在大力开展上层统战工作的同时,尽力做好影响群众的工作。根据指示,他亲自和上层人士联系,开展统战工作,并和干部一起,利用一切机会开展影响群众的工作。他们积极培养民族干部,向农牧民发放无偿农贷,创立医院和派出免费医疗小组,组织贸易,开办学校等等。

张经武忠实贯彻执行党中央的指示,和西藏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为百万农奴的翻身解放倾注了全部心血。西藏人民看了多年,比了多年,他们感慨地说:“共产党好!解放军好!张代表和我们心贴心!” 1960年初起,张经武历任西藏军区第一政委、中共西藏工委第一书记,成为西藏“第一把手”,成为体现“中共对藏政策的风向标”。

张经武提倡“长期建藏”的思想,带领西藏进入第一个“黄金时代”

到1961年10月,平叛作战胜利结束,民主改革也接近尾声,西藏普遍成立了农牧业生产互助组,有的同志想趁热打铁,立即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这时,周恩来和邓小平都指示:西藏要“稳定发展”、“慎重稳进”,五年之内不办合作社,要稳定个体所有制,发展个体经济。张经武传达和贯彻这一指示,说服大家不要硬搬内地经验,要让翻身农奴休养生息,尝到民主改革带来的好处。为了贯彻执行党的“慎重稳进”方针,他还亲自下乡蹲点,总结基层开展阶级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前途教育的经验,并搜集了大量的西藏历史和社会现状资料,从而为根据西藏的实际情况办事,为以后西藏农牧区的社会主义改造作好了思想和组织准备。结果,西藏人心稳定,经济发展,生活改善,人们称颂民主改革使西藏稳定发展这一段时间,是西藏第一个“黄金时代”。

在西藏期间,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上,张经武总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艰苦奋斗,以身作则,表现了共产党员应有的高尚品质。他经常教育汉族干部要以苦为荣,提倡“长期建藏”的思想。毛泽东、周恩来要求进藏汉族干部学习藏语藏文,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起一块小黑板,拜藏族干部为师,认真学习藏语和藏族人民的风俗。后来,他在同上层人士和群众谈话时,常常使用藏语,使大家感到格外亲切。在他的带动下,西藏各级党政机关的汉族干部学习藏语藏文蔚然成风,培养了一大批会讲藏语的汉族干部,有些还成为精通藏语藏文的翻译骨干。

张经武患有多种疾病,但他坚持在高原同疾病作斗争,经常带病下乡检查工作。一次,在工布江达县召集基层干部了解情况,他突然虚脱昏厥,同志们为他的疾病焦虑万分。他醒过来后,鼓励大家说:“你们按照党的政策,充分发动了群众,生产搞上去了,我很高兴。”他常教育干部要加强团结,搞五湖四海,不要搞山头。他在处理干部之间的关系时,总是顾全大局,以团结为重;工作中有了缺点、错误,他就主动承担责任。西藏干部是从各方面来的,曾发生过一些不团结的现象,经过张经武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及时妥善地得到了解决。他爱护藏族干部,注意对他们的培养和使用。他亲自和组织部门一起研究选送藏族积极分子到内地学习,并经常同藏族干部座谈,听取他们的意见。一次,藏族翻译人员反映:“上层瞧不起我们,叫我们通司(带侮辱性的称呼)。汉族干部有时也这样叫。”于是,张经武在会议上专门作出决定,不准叫通司,要叫翻译或秘书。

张经武在生活上一贯艰苦朴素,克己奉公。在延安时,他总穿着一套褪色的旧军装。管理科叫他按规定交旧领新,他笑着说:“衣服能御寒就行,不必换新的了。”最终,坚持不换。他在西安当警备司令时,部队每人发一顶蚊帐,他却把自己的送给了一位起义将军。后来,警卫员又为他领来一顶,他批评警卫员违反制度,结果照价付了款。在西藏开展统战工作期间,收到的珍贵礼品很多,他从来一丝不沾,全部交公。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是,这些模范行为却教育着许多入藏干部。由于张经武领导西藏全面建设成绩卓著,刘少奇曾经一语双关地说过:“张经武同志是经过‘武’,当然是经武之才;可是他在西藏搞过‘文’,更是经文之才啊!”

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成立,张经武奉调回京,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1967年春,林彪、“四人帮”把“现行反革命”的罪名强加在张经武身上,非法逮捕了他。1971年10月27日张经武含冤去世。

1976年10月,他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1979年8月27日下午,党中央在首都全国政协礼堂为徐冰、张经武等隆重举行追悼会,李先念主持追悼会,胡耀邦致悼词。悼词中说:“他在和平解放西藏,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保卫祖国西南边疆,加强民族团结和巩固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中,作出了重大贡献。”

会后,张经武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其“一生革命”得到充分肯定。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首页   |   机构概况   |   特别关注  |  红色湖南   |   红色论坛   |   红色培训   |   红色团体   |   红色传承   |   红色公益  |   联系我们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电话: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湖南省 . 长沙市 . 韶山路1号- 省委大院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4012842号
技术支持:多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