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新闻搜索  
 
最新文章  
1  巾帼英雄向警予:为我女界啊,大
2  毛泽东访苏的行程为什么一拖再拖
3  “十大将军省”与“十大将军县”
4  中国红瓷 传承红色文
5  毛泽东的第一位警卫员——杨梅生
6  新中国成立初期打破封锁的过程和
7  从听汇报看毛泽东的为政风范
8  《社会主义好》
9  从新化走出去的华夏名将陈正湘
10  红军中的妇女独立团
主题排行  
 李崎:努力探索红色社团发展之路 135544次
 毛泽东:面对困难要敢斗敢胜 118168次
 三首《咏梅》 三种境 89737次
 湖南桃源挖掘党史资源打造红色文 86307次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83688次
 党的哪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国外召 80269次
 读新版《马·恩·列画传》 79048次
 党史知识大讲堂第三讲:抗日战争 72396次
 郑义:红色组织力 63854次
 绿色湖南建设纲要 53637次
红色名人
李烛尘:“煮海”人生“煮”出中国精盐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hnzr 发布时间:2019-6-18 阅读:53次 【字体:

李烛尘(1882~1968)

他的一生,历经风雨,坎坷跋涉,炼盐制碱,跌宕起伏。他,从民族资本家到红色资本家,最终走上了新中国化学工业部副部长的岗位,为我国民族资本化工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就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先驱者之一的李烛尘。

李烛尘(1882~1968)原名李华搢,土家族,湖南永顺人。1945年参与发起组织民建,历任民建理事、常务理事,民建全国会务推进委员会委员、常委,民建总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第一、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65年黄炎培逝世后,代理主任委员。

煮海之志的萌发

1882年9月15日,李烛尘出生于一个小康家庭。他幼时在当地读书,19岁考中;1902年去常德进湘西优级师范学校理化科就读,1909年毕业后赶赴北京会考,却名落孙山。

这当头一棒使他心绪难平,但他并没有消沉。

李烛尘抛开落第的懊恼,打起行囊,开始了新的一种学习生活,在社会中漫游。他碾转天津,乘海轮去到上海,看到列强对中国的侵蚀,民不聊生。李烛尘忧心如焚,写诗曰:“夷夏藩篱洞门开,美欧侵略亘朝昏。神州无限伤心事,总觉重洋是祸根。”

李烛尘心里在想,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在洋人面前直起腰杆?

实业是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志,实力是一个民族生存的基础。中国要摆脱穷困,东方巨龙要腾起,需要一大批掌握新科学、新技术的新式人才。李烛尘明白了这个道理,笃定走上这条实业救国之路。

辛亥革命后,1912年李烛尘30岁东渡扶桑,去留学,开始了长达6年的留学生涯。他先在日语学校学习语言,后来考上东京高等工业学校预科班,第二年考入化学系,专攻电气化学。

1918年7月,34岁的李烛尘毕业后乘着一条邮轮,怀着“实业救国”和“科学救国”的理想回国。

回国后,李烛尘远望浩瀚翻腾的大海,想起了“张生煮海”古老的民间传说——

潮州儒生寓居石佛寺,清夜抚琴,招来东海龙王三女琼莲,两人生爱慕之情,约定中秋之夜相会。至期,因龙王阻挠,琼莲无法赴约。张羽便用仙姑所赠宝物银锅煮海水,大海翻腾,龙王不得已将张羽召至龙宫,与琼莲婚配。

雄心勃勃的李烛尘回来了,是回来煮海的;不过,他不是要煮服龙王,煮回龙女,而是要用古老中国文化的民族精神,激励自己立志要用学得的知识煮出中国的精盐。

憧憬化学工业王国

正当李烛尘在为实现报国理想的寻觅中,时遇了一位贵人,盐务总署的景韬白介绍他认识了后来被毛泽东称之为实业界“四个不能忘记的人”的范旭东。

于是,李烛尘开始和范旭东通信联系了起来。

范旭东是湖南湘阴人,比李烛尘小1岁,也曾留学日本。他痛感祖国工业落后,遭受列强欺侮,即下决心开拓民族工业的领域,以工业的振兴来实现强国富民之梦。范旭东1914年筹集5万银元,在天津塘沽购买16亩滩地,支起煮盐的大锅,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精盐公司——久大精盐公司。在以后的岁月里,范旭东联络了一大批专家、同仁,制造碱、酸,成为中国现代化学工业的奠基人。

8月的一天下午,李烛尘应约走进范旭东的居处。对李烛尘的到来,范旭东欣喜万分。

范旭东亲手沏上一杯清茶,送到李烛尘面前说:“李先生,咱们虽然是头次见面,但神交已久。同气相求,同声相应,咱们也用不着客套了。索性直说吧,李先生对投身化学工业一事,思虑得如何了?”

李烛尘接过热茶:“烛尘离乡远走日本学化学,当然想在化学工业方面有所作为。只是久居异国,对国内化学工业情况不甚了解。”

“冶铁、煮盐和铸钱,自古就是三大事业。说起化学工业,首先要说盐……”范旭东向李烛尘对中国的化学工业一一道来。

范旭东又动情地向李烛尘介绍道:“旭东晒盐、煮盐,实在是一为百姓,二为国家。烛尘先生知道,盐是制碱的原料,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制碱业,我们要去填补这个空白。我们现在要让中国人吃上中国人造的精盐,将来要让中国人用上中国人造的碱。因此,我们要以盐为基础,不久以后再建碱厂……我们建立化学工业,就是为了强国富民,振兴中华。”

李烛尘为范旭东的见识所折服。范旭东的一席话,使李烛尘茅塞顿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长谈中,两人沉浸于要煮出一个中华民族化学工业王国的憧憬中。

组织企业抗战内迁

李烛尘与邂逅后,邀请他去久大任了技师。从1919年到1925年,在李烛尘的努力下,黎静6年艰辛的永利终于生产出纯碱,行销国内外,打破了英国财团在中国市场上的垄断,居我国当时民族资本化工的前列。

这期间,经李烛尘与的努力,创建久大,永利、黄海等企业,并实现三位一体,成为“永、久、黄团体”。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华北的久大、永利被日寇劫占,“永、久、黄团体”决定全部内迁,李烛尘被推为内迁总负责人。当时“永、久、黄团体”内迁员工、眷属共千余人,在李烛尘的指挥和安排下,于1938年3月全部安全内迁。“永、久、黄团体”在重庆设驻渝办事处,李烛尘亲任主任,办理在内地建厂的联系工作,久大分厂迁自流井,永利总管理处迁香港,永利川厂和黄海社迁五通桥,海王社迁乐山,久大自流井张家坝模范盐厂同年开工。1939年五通桥道士把李烛尘组织企业内迁的五通桥称为“新塘沽”。

李烛尘之命,将300余名人员,除一部分安排在黄海化工社进行研究外,其他分别安排在他任厂长的自流井老龙坝久大华西分厂和其他几个分支厂的技术工作岗位上,使他们各得其所,才尽其用,为“永、久、黄团体”的发展做出贡献。

入川后,当时军需民用的食盐主要依赖于川盐。久大制盐由煮盐的“煮海”改为探井采卤的“煮井”,从工艺和机械上进行改革,对增加食盐产量做出了成绩。

李烛尘重视调查研究,曾多次去西南、内蒙、等地勘察盐碱。1942年,经汉中、西安至等地考察陕西省盐碱资源,被当局所阻。乃改去西北,经兰州、、河西走廊,由进入新疆哈密,过七角井盐区,又继此西进,由到而至伊犁。沿路调查盐碱情况,掌握了我国盐碱资源的丰富资料。

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

1955年7月30日,李烛尘(前右)陪同毛泽东主席(前左)视察黄河。

1943年,李烛尘在重庆与周恩来委派的徐冰建立了联系。同年,李烛尘与许涤新、沙千里等创办中国经济事业促进会,当选为常务理事;出任迁川工厂联合会、中国工业协进会常务理事;参加筹备永久团体与中共地下党合办之建业银行。次年,李烛尘应邀出席周恩来从延安返重庆后在特园举行的工商界人士座谈会。

1945年 全国工业协会重庆分会成立,李烛尘任理事长,对重庆《大公报》和中共主办的《新华日报》发表谈话,欢迎毛泽东主席来重庆与国民党谈判;并担任全国工业界对敌要求赔偿委员会常务委员。全国工业协会、迁川工厂联合会和工协重庆市分会联合开会,组成工业复员协进委员会,李烛尘与胡厥文、吴羹梅等30多人为代表,负责征集各方意见,向蒋介石提出整个工业界的具体要求;与吴羹梅、胡厥文等人共同具名,在特园宴请毛泽东、董必武、王若飞;应邀出席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共领导在中共代表团办事处举行的重庆工商界团体负责人座谈会。

10月4日范旭东逝世后,李烛尘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参与邀请周恩来参加“星五聚餐会”,聆听周恩来对民族工商界人士发表《当前经济大势》的著名讲演。1946年,李烛尘以“社会贤达”身份出席“旧政协”会议,参加施政纲领组讨论。与周恩来、董必武、王若飞、沈钧儒等出席“政治协商会议陪都各界促进会议”举行的各界民众大会,向国民党政府提出抗议。

1948年,在中共地下党组织指导下,李烛尘领导天津市工商界反对国民党政府的“企业南迁”计划;率华北工商界请愿代表团赴南京;在与中共天津工委取得联系后,积极开展工商界和国民党军政上层人物的工作。

1949年天津解放,李烛尘当选为天津工业会理事长。刘少奇视察天津时参观了永利碱厂,李烛尘三次应邀出席刘少奇召开的工商业家座谈会。朱德总司令来到塘沽,李烛尘陪同参观永利碱厂。李烛尘作为产业界民主人士参加在北平举行的“新政协”筹备会;“新政协”会议开幕,当选为主席团成员;并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出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参加天安门开国大典。

走上国家领导岗位

1963年,毛泽东与李烛尘。

李烛尘非常敬重毛泽东,毛泽东也器重李烛尘。

1953年3月初,毛泽东指示李烛尘对中国工业的现状做一次深入地调查研究,然后提出建议。

李烛尘历时一个多月,深入40多家大、中、小工厂调研,写了一封长达5000多字的汇报信。信中分“各种工业发展状况”、“一般私营工厂家的思想状况”、“已经发展起来的各种工业如何使他们能为国家服务”、“如何解决工商界存在的问题”等6个方面的情况和建议。他在信中特别强调“民主改革”,认为新的生产关系要适应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尽可能消除家长制,并尽可能给生产者以生活保障。信中提出改进企业管理的意见,同时提出不要搞重复建设。

李烛尘在信中大胆提出在管理体制上应有国家成立企托公司,或由人民银行成立企托部。李烛尘在给毛泽东的汇报信中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毛主席给李烛尘的信。

毛泽东接信后的笫三天即复信李烛尘 ——

“烛尘先生”:4月19日及20日来信受到,阅悉,甚谢。你做了许多调查,你的建议对于解决现存问题是会有帮助的。我已将你的信转给许多有关同志去看了。”

范旭东是“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是李烛尘走上化学工业道路的领路人。1953年8月,毛泽东单独约见李烛尘,说到了范旭东等几位先驱不能忘。李烛尘被毛泽东尊重历史,科学评价人物的精神深深地感动。

1956年,毛泽东约李烛尘谈话时说:“为适应经济建设的需要,要成立一个食品工业部,请你出任这个部的,还要听听你的意见。”

李烛尘表示:“党和毛主席对我的我很感激,交我这么重大的任务,恐不能胜任。”

毛泽东说:“1945年在重庆时,先生就推荐过你。况且,民以食为天,你对人民生活很关心,这件大事请你办是合适的,不要推辞了。”

李烛尘真诚地说:“我真的怕误事,要不我试试看!”

毛泽东笑着说:“你肯定能办好!”

1956年5月12日工业部成立,经毛泽东力荐,李烛尘出任轻工业部部长和第一轻工业部部长。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首页   |   机构概况   |   特别关注  |  红色湖南   |   红色论坛   |   红色培训   |   红色团体   |   红色传承   |   红色公益  |   联系我们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电话: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湖南省 . 长沙市 . 韶山路1号- 省委大院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4012842号
技术支持:多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