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新闻搜索  
 
最新文章  
1  关于邓小平要言妙道的思考
2  习近平:传统文化丢失就相当于割
3  揭秘:哪位中共领导人被为“中国
4  精神化的毛泽东正在对中国和世界
5  精神化的毛泽东正在对中国和世界
6  著名的邵阳县下花桥五龙岭战役
7  戴旭:很多中国人不知反毛背后真
8  以红色文化建设助推脱贫攻坚
9  怎么从8900万党员中挑选出2
10  迈向一带一路更加美好的未来——
主题排行  
 李崎:努力探索红色社团发展之路 134711次
 毛泽东:面对困难要敢斗敢胜 117354次
 三首《咏梅》 三种境 88278次
 湖南桃源挖掘党史资源打造红色文 85477次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83003次
 党的哪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国外召 79466次
 读新版《马·恩·列画传》 78328次
 党史知识大讲堂第三讲:抗日战争 71442次
 郑义:红色组织力 62987次
 绿色湖南建设纲要 52789次
红色评论
李梅:关于邓小平要言妙道的思考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hnzr 发布时间:2017-5-23 阅读:46次 【字体:

    最近,笔者从演讲角度对邓小平文选1-3卷中的222篇讲话、谈话、报告进行了认真的研读。认为:邓小平同志不仅是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而且是一个言必顾心、心必顾事、心真语直的伟大演讲家。邓小平的演讲虽不是舌绽莲花、纵横捭阖,但他那要言妙道却每每语出惊人,石破天惊。


    “猫论”的引用,开启了中国人民经济意识的闸门

 

    “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邓小平对这句出自四川家乡俗话情有独钟,一有机会,他便引用“猫论”来作形象的比喻。1962年7月2日,中央书记处讨论农业问题、7月7日,接见共青团中央三届七中全会全体同志时的演讲,邓小平开始引用“猫论”。

  

    “猫论”最初目的是为了解决农村生产形式的选择问题。大家知道,60年代人民公社的最初形式体现的是平均主义。在中国7万个人民公社,70万个大队,460万个生产队中,平均主义倾向一直占上风。共产风与平均主义给全国经济、农业生产带来严重的损失。这时,作为党的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果敢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主张。“农民对集体经济已失去了信心。当前的首要任务是生产食品。”因此,“在农村我们也可以允许小商品生产”。为了发展生产力,调整农业生产关系,邓小平提出了两个“硬道理”。第一,“哪种形式在哪个地方能够比较容易比较快地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就采取哪种形式”;第二,“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就采取哪种形式,不合法的使他合法起来”。他还说:“现在要恢复农业生产,也要看情况,就是在生产关系上不能完全采取一种固定不变的形式,看用哪种形式能够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就采用哪种形式。”邓小平第一次公开地亮出了他的“猫论”观点。换句话说就是第一次向人民公社挑战,提出了生产关系应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观点。1980年,邓小平热情肯定了安徽肥西和凤阳农民包产到户的创造。在邓小平“猫论”的鼓动下,到1983年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的基本生产经营方式在我国确立起来。“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体制被抛弃。

 

    邓小平多次在公开场合和无数次的大庭广众之中,用“猫论”的观点生动形象地表达自己发展经济的主张,被人们群众所接受、所理解,真正堪称一流口才的范本。他在最为形象的表层上为我们道出了一个真理。那就猫捉老鼠是天经地义的事,而猫的颜色不管黄色、黑色,根本不要去挑剔。邓小平的“猫论”一说,以它简洁明快不可抗拒的鼓动力量和精神力量开启了中国人民经济意识的闸门。宣告中国彻底告别“左”的政治运动、贫穷和封闭。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引来了国民经济的大政策

 

    1956年到1978年20余年的经济发展的事实表明:通过平均主义从而达到共同富裕是不切实际的良好愿望。要想尽快摆脱贫穷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必须要有新的发展思路,新的经济政策。基于此,邓小平在1978年12月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演讲中,大胆提出了这么一个新的思路:“在经济政策上,我认为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工人、农民,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一部分人生活好起来,就必然产生极大的示范力量,影响左邻右舍,带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人们向他们学习。这样就会使整个国民经济不断地波浪式地向前发展,使全国各族人民都比较快地富起来。”并强调:“这是一个大政策,一个能够影响和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政策。”1980年1月,邓小平在《目前的形势和任务》的演讲中郑重指出:“我们提倡按劳分配,对有特别贡献的个人和单位给予精神奖励和物资奖励;也提倡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方由于多劳多得先富裕起来。这是坚定不移的。”1983年1月,邓小平在同国家计委、经委和农业部门的负责同志谈话中进一步主张:“农村、城市都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勤劳致富是正当的。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是大家都拥护新的办法,新办法比老办法好。”1985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有计划地利用外资,发展一部分个体经济,都是服从于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这个总要求的。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正是为了带动越来越多的人富裕起来,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正是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期间。他还念念不忘这个大政策。他再次强调:“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构想是这样提出的: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笔者认为,邓小平的这个观点形成了影响和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大政策。这个大政策一来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不平衡规律,二来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三来体现了按劳分配的原则,四来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真理告诉我们:“要实现共同富裕,前提是发展生产,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有建立起强大的物质基础,共同富裕的理想才能实现。”

 

    在实现共同富裕的过程中,让勤劳的工农先富起来,促社会安定,经济增长;让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中那些积极进取、卓有成效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先富起来,促进企业的发展;让从事教育和科技的人员先富起来,促科技先导、教育基础事业的发展。这是邓小平为纠正长期以来分配问题上“左”的错误,克服平均主义弊端,引入竞争机制、坚持按劳分配原则而提出的一个重要的经济发展观。这个经济发展观是当代马列主义的新创造。

 

    “杀出一条血路来”开辟了通向世界经济的大舞台

 

    办特区是在老祖宗的本本上找不到的。可以说是邓小平一个异想天开的大胆设想。1979年4月,北京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八字方针。当时的广东省委负责人习仲勋向邓小平汇报工作时提出了一个建议,想利用广东临近港澳的优势,在对外开放上做点文章。这个时候,邓小平顺势讲起他办特区的设想,邓小平说:“可以找一块地方,叫特区。过去陕甘宁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杀出一条血路来!”邓小平即兴一席惊天动地的话,不仅显示出他的思想的深刻,而且也显示他演讲口才的魅力,用语十分坚定有力。一句“杀出一条血路来”就给人以“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力量。7月15日,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福建两省委的报告,确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试办特区。1980年8月26日,中国第一批经济特区中的第一号特区——深圳经济特区诞生了!

   

    有人说特区不是社会主义的天地,而是培育资本主义的温床,姓“资”不姓“社”。1984年1月邓小平在视察深圳特区时特意指出:“经济特区是我的提议,中央的决定。5年了,到底怎么样,我要来看看。”当看到特区一片兴旺发达的景象时,邓小平当众感慨万分:“我们建立特区,实行开放政策,有个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不是收,而是放。”在邓小平心中,特区是一个窗口。“是技术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识的窗口,也是对外开放的窗口。从特区可以引进技术、获得知识,学到管理,管理也是知识”。1984年2月,邓小平还说:“除现在的特区之外,可以考虑再开放几个港口城市,如大连青岛。这些地方不叫特区,但可以实行特区的某些政策。我们还要开发海南岛,如果能把海南岛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那就是很大的胜利。”

 

    邓小平杀出一条血路来,红色线条十分明显:——70年代末期,倡导开放广东、福建两省,创办深圳、珠海、汕头、厦门等四个经济特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验场;——80年代中期,进一步开放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北海14个港口城市,从而形成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经济带;——80年代后期,决定开发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闽南、漳厦泉三角洲、胶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为经济开发区,旨在通过内外交流,城乡渗透来牵动内陆经济的发展。——1986年确立海南建省办大特区,主动参与国际产业结构大调整和国民经济大循环。以后又相继开放沿海、沿边、以至沿大干线开放。形成海陆同开,东西互济,南北呼应的新的全方位开放格局。形成了深圳特区“筑巢引鸟”模式,洋浦特区“引鸟筑巢”模式,厦门特区“鸟带巢来”模式,浦东“金融启动”模式等等。80年代人们争相去深圳取经,犹如70年代去大寨取经那样虔诚而神往。

 

    “经济特区”在80年代平均经济增长率高达32%,增长速度不仅在全国居于首位,也超过了为人称道的亚洲“四小龙”。美国舆论界把深圳称为“一夜崛起之城”。

 

    南巡讲话促使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目标最终得以确定

 

    在领导经济工作党的高层人物和经济学界中,早就有人提出应对计划经济进行市场取向的改革,其中主要代表人物有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孙冶方、薛暮桥。邓小平为1978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闭幕讲话所准备的手写提纲,就有“自主权与国家计划的矛盾,主要从价值法则,供求关系来调节”这一条,显然,这里已经孕育了市场经济思想的萌芽。1979年11月邓小平在会见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副总编时明确地指出:“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1985年10月,邓小平会见美国客人时十分明确地说:“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更能解放生产力,加速经济发展。”在准备十三大的过程中,邓小平1987年2月6日同几位中央领导人谈话时,又一次谈到了计划和市场问题。他不无针对性地指出:“为什么谈市场就说是资本主义,只有计划才是社会主义呢?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嘛。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他还说:“我们以前是学苏联的,搞计划经济。后来又讲计划经济为主,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根据邓小平的谈话,党的十三大报告没有再提计划经济,也完全突破了改革初期计划与市场各分一块的老框架,而强调“计划和市场的作用范围都是覆盖全社会的。这时候,‘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机制。”“离确认有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只隔一层纸了。”

 

    现在大家可以从《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看到,1990年12月24日在中共十三届七中全会开会前夕。邓小平在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我们必须从理论上搞懂,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的问题。”“不要以为搞点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道路、没有那么一回事。计划和市场都得要。不搞市场,连世界上的信息都不知道,是自甘落后。”1991年1月至2月间同上海市负责同志的谈话。邓小平指出:“不要以为,一说计划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一回事,两者都是手段,市场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

 

    1992年春天,邓小平视察南方,阐述他对计划和市场问题的基本观点比过去更加直截了当:“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邓小平之所以采用这种演讲方式来回答这个长期争论不休,困扰人们的难题,目的是要清除意识形态影响改革事业的障碍。1992年3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在计划和市场的问题上作出了明确的决定:“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要善于运用这些手段,加快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1992年6月,江泽民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上的讲话以较大的篇幅阐述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问题。1992年10月中共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宣布:“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使经济活动遵循价值规律的要求,适应供求关系的变化;通过价格杠杆和竞争机制的功能,把资源配置到效益较好的环节中去,并给企业以压力和动力,实现优胜劣汰;运用市场对各种经济信号反应比较灵敏的优点,促进生产和需求的及时协调。”至此,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终于得到了确定。

 

    悠闲式谈吐吐出了流传千古的要言妙道

 

    演讲是工具,演讲是武器。邓小平这位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演讲家,他将他的特色理论、改革开放一系列的政策、观点、主张的实施直接运送的载体基本体现在其独特而生动的演讲之中。悠闲式谈吐吐出了留传千古的要言妙道,威信式的演讲讲出了兴国安邦的宏图大计。妙道与大计存乎国人知晓的警句之中:那就是:“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小康之家与四个现代化”、“发展才是硬道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国两制,共同开发”、“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些”、“上海是我们的王牌”、“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不搞争论是一项发明”、“经济工作就是最大的政治”、“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致富不是罪过”、等等等等。这些警句,无一不反映出邓小平思想的庄严和真善,语言的崇高和自然;无一不是理论同实际,目前的形势同活生生的现实联系起来的产物。这些思想、主张、观点、警句像触角一样伸向国民,象钳子一样夹住听众。还有两个宣言书,已经成了邓小平一系列演讲的经典之作。邓小平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所作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演讲,实际上成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成了开创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新时期的宣言书。1992年初,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即视察南方的重要演讲已经成为我国全面改革进程中思想解放的科学总结,成了开创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阶段的宣言书。

 

    演讲,是将说话与意志统一起来,是在特定环境中将有声语言、态势语言、主体形象和谐地结合起来,在众人面前大庭广众之中就某一问题公开发表看法或阐发事理的一种社会活动形式。.邓小平在不同地点、不同场合、不同形势和时间状态下用四川特有的方言,刚毅有力的手势,一种独特而生动的方式发表意见,提出主张,宣传真理,自然而然地达到了说服听众、激发情绪、鼓励公众、投入壮丽的事业,产生群体行动,以推动社会前进的目的。

 

    实践证明:邓小平那悠闲式的谈吐、威信似的演讲、反复式的倡导、独树一帜的个性、简练准确的语言,通俗易懂的比喻、静水流深的内涵、充满哲理的思想、爱憎分明的情感、博大精深的理论、语惊四座的口才等等形成的要言妙道,毋庸置疑,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和经济建设起到了“语言出自一人之口,可以占领整个时代”的作用!邓小平堪称二十世纪中国最伟大的鼓动家、演讲家!

 

    【此文曾获全国演讲教育艺术界论文一等奖】

    李梅:衡阳市科协调研员、著名演讲家。现任中国演讲协会副会长、中国演讲协会联盟副主席、湖南响语演讲团团长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首页   |   机构概况   |   特别关注  |  红色湖南   |   红色论坛   |   红色培训   |   红色团体   |   红色传承   |   红色公益  |   联系我们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电话: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湖南省 . 长沙市 . 韶山路1号- 省委大院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4012842号
技术支持:多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