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繁體中文  |
红色人物    
   红色理论家
   红色艺术家
   红色企业家
    荣誉介绍
   申请表格下载
   管理办法
红色传承    
十大红色经典儿童电影,您看过几部?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会员|周诚臣 
 ·农企宣传|湖南袁酿商贸有限公司 
 ·农企宣传|湖南立信生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 
 ·农企宣传|湖南优拓智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农企宣传|张家界金鲵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农企宣传|湖南盛世湘西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红色印象    
 ·回望那条无名河 
 ·人民日报整版颂扬毛主席:历史终于回归正途 
 ·帅孟奇:“为信仰而苦,为信仰而死” 
 ·盘点那些参加了中国红军长征的外国人 
 ·亲历·见证·壮举:元帅将军忆南昌起义 
 ·注意了!中国共产党党徽是镰刀和锤头 
十八大精神进企业熊清泉书画展 
台儿庄血腥一幕:整队士兵怀抱手雷扑向坦克 
台儿庄血腥一幕:整队士兵怀抱手雷扑向坦克 
新闻搜索  
新闻搜索:
      
孙洪涛:我的梦之旅

 

  做了6年专业演员,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武警边防员、宇航员陆海空演了个遍。《英雄无悔》、《浮华背后》、《和平年代》、《神舟五号》,……20多个“英雄硬汉”已在观众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彭雪枫》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的播出,彭雪枫的饰演者,军人演员孙洪涛再一次制造了荧屏轰动。
 
  孙洪涛凭借《野战表》获全国第四届戏剧小品电视大赛专业组第一名;凭借电视剧《庄户人家》中高二吉一角获得了好莱坞第二届国际电影电视节“星光奖”最佳男主角。孙洪涛说:“作为一个中国演员在国际上获得这样的奖项,我感到很光荣和自豪。”

  其实孙洪涛为人们所描述的不只是一个个英雄的故事,也不只是一个成功艺人艺术上的成就,而是向人们描述了他从小想当英雄的圆梦之旅,表述了一个军人、丈夫、父亲,一个艺术家的忠诚和追求!

  “英雄情结”

  与许多演员一样,孙洪涛也是几经辗转才当上了演员。他履历表上填着的3个学历:军艺戏剧系、济南大学新闻系、中央传媒大学管理系,处处显示着他经历的不同。

 

  12岁时,孙洪涛因梦想当一名水兵而改名叫洪涛。82年16岁时,孙洪涛参了军成为了一名战士, 17岁时,他切开手指写了血书要上老山前线参战当英雄;18岁时,他考上济南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回到广州军区总医院当了名新闻干事,发表过几百篇新闻文章,更有一些作品获奖,还立了4次功。后来,他当过军务参谋。在上千人的队列前整队时,他总算找到了当兵的感觉。28岁时,《叶剑英》剧组招人,孙洪涛首次走上了银屏,开始成就自己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中当英雄的梦。他通过在电视剧中饰演黄琪翔,找到了自己抒发英雄情结、张扬英雄梦想的田园。32岁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少校孙洪涛报考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孙洪涛先后出演了《和平年代》里的特种兵黄立彪、《英雄无悔》里的刑警队长姜伟、《新四军》里的谢成龙司令员、《暴风法庭》里的警官顾小龙、《浮华背后》里的缉私队长霍朗民、《施琅大将军》里的吴启爵将军等角色,他拍戏有个原则——“有军人戏的时候,不演地方戏;有英雄戏的时候,不拍其他的戏”。

  出演“大英雄”彭雪枫,孙洪涛不仅自己真正感受到了战场上的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的英雄气概,更是把抗日将军的风采传达给了广大观众。

 

  试镜时,孙洪涛凭借着从小当兵的底子,在举手投足间尽显着军人硬朗的气质。导演一眼认定,他演彭雪枫“行”。

  “为了儿子”

  2006年12月8日,好莱坞第二届国际电影电视节闭幕,孙洪涛凭借电视剧《庄户人家》中高二吉一角获得了电影电视节“星光奖”最佳男主角。孙洪涛获奖后表示:“我没想到那部戏能拿奖,一开始接到同事短信时,我以为他们在跟我开玩笑,后来奖杯送到家里我才相信了。作为一个中国演员在国际上获得这样的奖项,我感到很光荣和自豪。同时,我也为中国影视在国际上备受注目感到骄傲和欣慰。这无论对于我个人还是国内的影视事业发展,都是一个进步。”

  拿了国际大奖的孙洪涛一再表示要坚持主旋律题材的影视创作,他说:“我1982年入伍,至今已当了24年的军人……坚持主旋律题材的影视创作,更多的原因是为了儿子,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现实生活中的孙洪涛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管理着一家自己的公司,儿子已经14岁了。谈起儿子,像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孙洪涛流露出自豪与骄傲:“我儿子钢琴十级,拉丁舞全国冠军。现在广州最好的中学读书。对他的将来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求他做到三点:一、不要危害国家;二、不要危害亲人;三、不要糟蹋自己。除此之外,他以后做什么我都支持。”

  孙洪涛说,自己在电影《黄浦军人》中演陈赓将军,可儿子在看这部电影时却睡着了。这给孙洪涛很大的触动。儿子只喜欢周星驰,孙洪涛说不希望别的国家的孩子在努力学习莎士比亚和柴可夫斯基的时候,他的儿子只知道超女和周星驰。

  孙洪涛说:“铺天盖地的选秀,把孩子的心都搞乱了。我不排斥其他娱乐形式,但不能只是那些。我不是因为自己是个主旋律演员才这么说。我是一个14岁孩子的家长,我是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发现了纯娱乐害人的道理。”孙洪涛认为:“娱乐时代的到来是有其必然性的,但是文化工作者却不能以此为借口给大众提供精神垃圾”。

  从《叶剑英》、《延安之声》、《李克农》、《和平年代》、《大江儿女》、《英雄无悔》、《神舟五号》、《海天之恋》,到在央视播出的《彭雪枫》,作为一名演员,孙洪涛在思考,他扮演的角色,可以传达给大家什么。他说:“一个文艺工作者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是今天每个演员都需要考虑的问题。我追求的是传播与推崇崇高和神圣。今天的中国,特别是青少年除了需要娱乐,更需要民族主义、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爱国主义的文艺作品。”

  为了教育年轻的一代,孙洪涛就下决心一定要演好军人形象,给他们树立榜样。孙洪涛还开心的说:“我平时都是穿飞行装、海军装,边防装、消防装,迷彩装,生活中从来不穿便装,全是各样的军装,家里的装饰也都是炮弹和军舰。我想演英雄,演了很多各行各业的军人,到目前来说,我做专业演员6年,把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武警边防局,宇航员,陆海空都演了一遍。我还愿意再演两遍三遍。”

 

  别人说家庭是一个港湾。孙洪涛把家庭说成是一个平台,孙洪涛的一切都是在家庭这个平台上很有机的去实现的。孙洪涛认为伴侣的“侣”,一个人,两个口,他家里有“三口”,妻子、自己还有儿子。他们3个人都在分别实现着自己的愿望、梦想和追求。孙洪涛说,他的妻子是一个比较大气的女人,是通情达理的大气的女人,认识他的妻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孙洪涛与妻子雷凤丽相识是在1989年,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孙洪涛和战友参加环城跑回来,受了风寒有些发烧,躺在病床上输液。孙洪涛忽然看见护士长陪着一位美女从病房外走过。从没谈过恋爱的孙洪涛,在那一瞬间,有种被闪电击中的感觉。孙洪涛很快了解到,那个美女名叫雷凤丽,是护士长的表妹,在地方医院做护士。
 
  接下来的3天里,孙洪涛想方设法与雷凤丽接近,把自己在文艺爱好上吹拉弹唱的本事,几乎都施展了一番。到了第3天晚上,孙洪涛终于忍不住,向雷凤丽表达了爱意。作为军人,孙洪涛连求爱也是直通通的。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如果你也喜欢我,就做我女朋友吧,我保证一辈子对你好。”孙洪涛拉着雷凤丽的手,盯着雷凤丽的眼睛说。

  “嗯。”雷凤丽满脸通红,低下了头。

  其实,雷凤丽也暗暗地对孙洪涛有好感。她听表姐说过,孙洪涛当兵后,考上了济南大学新闻系,毕业后才提干做了新闻干事。这样的毅力,这种积极向上的精神,还有他这种憨厚的示爱方式,都在打动雷凤丽的心,姑娘点头了。

  孙洪涛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两个月后,他就把雷凤丽这个比他大两岁的姑娘娶回了家。

  婚后的生活比蜜还甜,两人没事儿时,就去看看电影,跳跳舞,聊聊天,天南地北,只要第二天是休息日,两人能聊得日上三竿。孙洪涛总是对雷凤丽说:“我渴望做个英雄,可是,现在是和平年代,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喜欢文艺,要是哪天也能演个戏就好了。”久而久之,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雷凤丽心里。

  当时,雷凤丽已经在医院辞职,在华美贸易公司做业务经理。有一次,山西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雷凤丽,说他作为制片人,将带着剧组到广东来,希望能够见一面。雷凤丽马上就想到了孙洪涛,想让孙洪涛演剧中的一个人物,过过戏瘾。然而,因为种种原因,该剧组并没有到广东,雷凤丽比孙洪涛还要失望。不过,雷凤丽从此就没有放弃过帮助孙洪涛完成心愿的念头。

  1995年的一天,雷凤丽看到羊城晚报上电视剧《叶剑英》剧组公开招募演员的消息。她特意把这条消息用红笔画出来,给孙洪涛看。孙洪涛看过,仅是一笑了之,认为这是剧组一种宣传方式,不是真找演员。可雷凤丽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孙洪涛在家里走到哪儿,她就把那张报纸放到哪儿。

  过了10多天了,孙洪涛差不多把这件事忘了。有一天上洗手间时,他随手拿起手边的一张报纸,忽然又看到了那则启事。看着启事,再抬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他准备悄悄地打了电话去应聘,能成就成,不成也没人知道,也不算丢人。没想到,这一试竟然就成了,没有演叶剑英,却演了里边的一个主要角色黄琪翔军长。孙洪涛本来只把这个事,当成圆了自己的影视梦,圆梦后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没想到,紧接着《英雄无悔》剧组就给他打来电话,约他扮演剧中的刑警队长姜伟。

  这时的孙洪涛心有些动了:看来自己在演艺方面,的确有些天分。但已经年过30岁了,毕竟三十而立不学艺。再说,自己在部队干得好好的,孩子又那么小,妻子怎么可能会同意自己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表演?孙洪涛有些坐卧难安。雷凤丽看出了他的心思,马上就拍了板:“当然要去上学!既然你喜欢表演,就一定要去深造。”

  在孩子4岁时,孙洪涛在妻子雷凤丽的“驱赶”下,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从此孙洪涛正式踏上了演艺之路。

  幸福的婚姻家庭是孙洪涛的一个平台,他的愿望在这个平台上实现了。可很多人却认为妻子雷凤丽有点傻:演艺圈里很复杂,孙洪涛能抵住那种诱惑吗?他们问雷凤丽:“你老公演的什么床上的,拥抱的,甚至接吻的,你不生气?”她回答说,那是工作。别人说:“你不怕人家假戏真做?”她说:“你们不懂,我经常去他们剧组探班,拍摄时旁边化妆,服装,导演,都围着旁边呢,不可能。”

  雷凤丽在广州开了一家西餐厅,还有两家分店,做了15年了。雷凤丽说,孙洪涛要是跟她做西餐厅的话,现在可以做到几十家连锁店了,可是孙洪涛没有做,因为“演军人是孙洪涛最热爱的。孙洪涛说,他要把演戏这条路坚持到底,西餐厅让别人来开吧”。

  “我与彭雪枫将军是有缘的”

  “我与彭雪枫将军是有缘的,他那独特的人格魅力深深地震撼着我。”电视剧《彭雪枫》中,孙洪涛成功地再现了彭雪枫将军文武兼备、功勋卓著的雄姿英彩。这位被人们称为“英雄硬汉”的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青年演员,确实与彭雪枫将军有着不解之缘。

  孙洪涛和彭雪枫将军虽是不同时代的军人,却同是出身农民家庭,同是河南老乡,家中同样有3兄弟而且都是老大,同样娶了湖北姑娘做妻子;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怀着为祖国为民族当英雄尽责任的理想信念。不同的是,彭雪枫将军生在战争年代,孙洪涛生在和平年代;彭雪枫将军是枪林弹雨中拼杀的将帅,孙洪涛是在荧屏上再现历史的演员;彭雪枫将军是真正的民族英雄,而孙洪涛是自小怀有英雄梦想的军人。为了能够形神兼备地塑造一代名将彭雪枫,孙洪涛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在剧组,导演和摄影都说,孙洪涛演英雄,学英雄,做英雄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为了表现彭雪枫将军在枪林弹雨中的无畏和勇敢,孙洪涛把彭雪枫将军骑在那匹名叫“火车头”的战马上的历史照片,贴在自己的床头,每天凝视着将军的眼睛,每天和将军对话,每天和将军神交情往。孙洪涛说:“冥冥中,将军的神韵在我心中一点点的积累,渐渐地,他的理想、形象、风貌、性格和风采开始燃烧着我的血,敲打着我的心,鞭策着我的身体。”

  为了表现将军在错综多变中的大智大勇,在组织行动中的干练率先,在临危受命中的独立支撑,在宣传鼓动中的博才多学,在战友百姓中的情深义重,在亲人面前的温柔多情,孙洪涛常常练习到深夜。他深知以他年轻单薄的阅历和经历去刻画彭雪枫将军短暂、壮丽而多彩的生命历程,不狠下功夫不仅对不起导演和剧组,更愧对彭雪枫将军的英灵。因此他特别注重对将军丰富的人生进行发掘,通过表演来讲述和再现彭雪枫将军对中国革命的卓越贡献,使他所塑造的将军形象有英雄风骨,有精神内涵。

  在拍摄过程中,孙洪涛曾不慎被马抛出,仍然带伤继续;演戏时他常常站在枪靶的旁边,真枪实弹从身边呼啸而过,他眼不眨、心不跳;扬鞭策马,风驰电掣,他连人带马堕入冰河也在所不辞。他说:“与彭雪枫将军和英烈们相比,他们付出的是生命,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付出的呢!”

  其实,孙洪涛能进入《彭雪枫》剧组,还是个巧合。孙洪涛本来正要拍另一部电视剧,而且据他所知当时《彭雪枫》已有人选了。他很关心该剧的拍摄情况,到北京办事时,就跟导演通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导演要立刻见他,而且当晚就试妆。多年的军旅生涯铸就了孙洪涛一身的军人气质,而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3年的寒窗苦读,使他的军人气质中增加了若隐若现的书卷气。所以,当《彭雪枫》的制片人王歌和导演贾钢第一眼见到孙洪涛时,就被他的独特气质吸引,众里寻他千百度的两个影视行家几乎同时说:“我看行!” 于是凌晨两点,正在返途中的孙洪涛便被导演定下来扮演彭雪枫。拿到《彭雪枫》剧本的孙洪涛彻夜未眠,他被彭将军独特的人格魅力深深地震撼了——“我觉得英雄不仅仅是策马挥戈,彭将军是有大情大义的人,对国家的忠、对父母的孝、对妻子的爱,所以我边读剧本边与彭将军进行心灵上的对话,想与真正的英雄更靠近些,这次还没有正式进入剧组我就已经入戏了。”他迫不及待地奔赴彭雪枫将军战斗过的地方,了解将军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他所参加的重大战役,寻访他当年战斗过的战场和并肩战斗的战友,和导演制片一起领略将军的风采,领悟如何刻画将军形象的真谛,同时把将军在民族解放道路上的追求和执著深深植入心田。

  经过在彭雪枫将军转战的10多个省的80多天的拍摄,孙洪涛如同经历了一次英雄的凤凰涅槃。他说:“我把这次排戏看作是在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答卷。”在《彭雪枫》播出之前,孙洪涛心里忐忑不安,他天天都在想,我的表演能被观众打多少分。好在导演和制片人告诉他一个消息,说彭雪枫将军的儿子、现任二炮政委的彭小枫上将在看样片时,几次不能自已,泪流满面。孙洪涛听后,心里得到极大的慰籍。

  今年9月7日,电视剧《彭雪枫》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引起军内外广大观众的强烈反响。 孙洪涛的努力得到了认可,更重要的是,他再一次在荧幕英雄的塑造中,在与彭雪枫将军的心灵对话中,实现了自我,升华了自我。

  孙洪涛常常提起郑智化的一句歌词:“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我也知道我本该过了做梦的年龄,但我又特别珍惜我这份还能做梦的感觉。面对前路,我会竭我所能为时代讴歌英雄,去演绎各种英雄的动人故事,同时尽情感受生命力的张扬,尽情感受我那份少年英雄情结动人的释放……”

                                 

首页   |   机构概况   |   特别关注  |  红色湖南   |   红色论坛   |   红色培训   |   红色团体   |   红色传承   |   红色公益  |   联系我们
湖南红色文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电话:13142184111 13207485777 地址:湖南省 . 长沙市 . 韶山路1号- 省委大院
Copyright 2014-2015 湘ICP备14012842号
技术支持:多发科技